欢迎来到中山市古镇信大路灯官方网站!

News

新闻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行业新闻 > 节能灯离绿色照明还很远,何以大谈替换白炽灯?

节能灯离绿色照明还很远,何以大谈替换白炽灯?

日期:2017年7月20日 09:37

节能灯替换白炽灯 巨幅节电


  对于节能灯,大家并不陌生:节能灯,可将90%的电能转换为光能的同时,消耗的能量却只需白炽灯的1/5,就能达到与白炽灯同样的光效,且寿命可达白炽灯的5倍。因此,节能灯因其节能高效而被视为传统白炽灯的替代品。


  1982年,我国成功研制了SL型节能灯。经过20多年的发展,我国节能灯产品的制造技术有了很大的进步与提高,节能灯的产量从1997年的2亿只飙升至2006年的近24亿只,产量与出口量均位居世界第一。并且,我国以国家财经补贴的方式在全国范围内大力推广节能灯,2008年全国范围内推广节能灯6200万只,2009年,更高达1.2亿只。而且,我国还宣布将在2012年终止白炽灯的生产,由高效照明产品替代白炽灯,以实现绿色照明,推进节能减排。


  节能灯究竟省多少钱?我们粗略算了一下,假设一个月开灯总计200小时,使用11瓦节能灯需要费用是1.12元,使用60瓦白炽灯需要6.12元。月电费差价是5元。如果买一个11瓦节能灯需要20元,一只普通白炽灯2.5元,差价是17.5元。那么按每个月省5元计算,只需要三个半月,消费者就省出了购买成本。另外,节能灯使用寿命是8000小时,普通白炽灯是1000小时。一只节能灯的寿命相当于8个普通白炽灯,使用节能灯的经济实惠显而易见了。


  另外,据新华社报道,“如果中国白炽灯全部换成绿色节能灯,一年的节电量将达2000亿千瓦时。”“十一五”期间,国家将通过财政补贴方式推广1.5亿只节能灯,可以节电290亿千瓦时,相当于北京市去年5个月的用电量。


  由此可见,认识节能灯,正确选择节能灯,不仅关乎我们居家过日子的“小算盘”,对于整个国家来说也是节能增效的大事。据发改委介绍,2010年,中国白炽灯总产量38.5亿只,年产量1亿只以上大型企业约10家,占全行业总产量的70%以上。近年来,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支持下,这些大型白炽灯生产企业先后开始转产节能灯等高效照明产品,为行业平稳过渡奠定了基础。
  而节能灯方面,发改委介绍,2010年,中国节能灯总产量约42 .6亿只,约占全球总产量的80%;其中,年产量5000万只以上规模企业约20家,占全行业总产量的82.2%。经过多年努力,中国节能灯产品质量水平日益提高,一些企业产品质量和工艺水平已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此外,半导体照明等新兴高效照明技术发展迅速,在射灯、筒灯、隧道灯等领域逐步得到应用。高效照明产品及技术的日益成熟为逐步淘汰白炽灯提供了保障。
  节能灯替换白炽灯 困难重重


  节能灯因照明质量好、节约能源被称为“绿色照明”,我国也加快了淘汰白炽灯、推广使用节能灯的步伐。为此,节能灯面临巨大的市场商机。但据调查发现,目前我市节能灯市场鱼龙混杂,消费者在选购节能灯时还存在许多误区,“绿色照明”离我们有点远。目前我国推广使用的节能灯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高效照明、绿色照明呢?
  首先,从节能灯的制作材料来看,由于受到国内技术水平的限制及价格竞争的影响,我国无汞节能灯技术至今尚未得到普及,因此,目前生产的节能灯均为含汞节能灯。
  汞,是唯一在常温下呈液态的银白色金属。在荧光灯管里,汞蒸气受激发而发光,作为气体放电介质,它不但能提高灯的光效,而且丰富光源的种类。但汞沸点低,在常温下即可蒸发,而节能灯的生产材质又是玻璃制品,属易碎品,无论是在生产过程中、运输过程中,还是安装使用过程中,以及作为废品处理时,都很有可能破碎,导致汞的泄漏、蒸发。
  根据有关研究资料显示:1毫克的汞,如浸入地下,会造成大约180吨水的污染,使5454.5公斤饮用水无法达到安全的饮用标准;也正因为汞极具毒性,根据有关规定:汞在空气中的最高允许浓度为每立方米0.01毫克。


  虽然我国目前一只普通节能灯实际含汞量平均约0.5毫克,但即便是这样一只仅含0.5毫克汞的节能灯,它的破碎就有可能污染90吨至180吨水及周围土壤,同时也会使周围空气中的汞浓度超标上百倍。而且,更令人担忧的是,汞和汞化合物都是可以透过皮肤进入人体的,会对肝肾功能、中枢神经系统和植物神经功能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害。人体一次吸入2.5克汞蒸气可致死,即使只是饮用被汞污染过的水,就极有可能得“水俣病”(汞中毒),甚至可能导致死亡。
  其次,从节能灯的生产环节来看,由于国家的鼓励政策,使得众多企业看好节能灯市场的利润空间,纷纷加入到节能灯生产行业里来。更由于企业对节能灯生产的认识不足,认为节能灯生产准入门槛低,5张桌子、10张凳子即可生产组装,致使追求短期利益的经营者一拥而上,开办节能灯厂。如此众多的生产企业,生产出来的节能灯是否能真正节能?
  而市场上的节能灯产品更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飞利浦等品牌节能灯价格从12元至百元不等,均承诺一年内可以包换,而有的杂牌节能灯只需几元钱。
  差别在哪?一些杂牌节能灯打着三基色的幌子,实际上大多是卤粉灯,使用寿命短,还对视力不利。另外,节能灯中的电子镇流器也很关键。一个电子镇流器只有拥有优质三极管、电解电容和磁材这些重要零配件,才能具备温度低、寿命长、稳定性高的特点。那些几元钱的节能灯中是不可能有这种优质电子镇流器的。
  这就是不少人买了节能灯,一时省电了,可由于质量不过关,频频更换,反而省电不省钱的原因。
如何让节能灯离绿色照明更近一些?
  用节能灯替换白炽灯,真正实现绿色照明,要走好每一步路。
  1)淘汰:需要逐步完成
  基于我国白炽灯巨大的产能基数,淘汰白炽灯不是个简单的工作。“目前除了水晶灯等由于显色性的要求,需要用白炽灯,大部分场合的白炽灯都可以由节能灯替换。”替代是世界潮流。自2010年开始,澳大利亚就全面禁止白炽灯的使用;欧盟地区自2009年9月1日起不许进口和生产白炽灯,并将于2012年9月1日完全禁止传统白炽灯的销售。在我国,从以下数字中也不难发现此消彼长的踪迹。我国2008年的白炽灯产量是43.4亿只,去年降为37.6。
  在替换的过程中,相关部门要着手对白炽灯企业的高管、技术骨干和操作工人分别进行有针对性的培训。不仅要帮助他们更快具备转产节能灯的能力,也引导他们充分意识到整个市场对照明能效要求越来越高,从而有更强的转型意愿。
  2)推广:让老百姓花更少钱买到更好的产品
  “部分劣质灯影响了消费者信心。国家补贴优质高效的照明产品,就是希望让更多老百姓真正感受到节能灯的好处,从而带动市场销售。”有专家谈到。
  省电的节能灯一度“叫好不叫座”,价格是横亘在消费者面前的一大障碍。节能灯的价格大约是白炽灯的10倍。
  低质低价则成为一些厂家的竞争手段。有媒体报道,有的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用普通卤磷酸钙粉代替节能效果高的三基色荧光粉,使光通量达不到标准,而且寿命很短。如此“省电不省钱”的产品更让部分消费者对节能灯望而却步。
  不同价位的节能灯,能效标准是不同的,电子元器件、荧光粉的配制、还有汞的含量都不同。这就有一个相当大的矛盾:价格贵的老百姓不愿意买,但价格便宜的可能坏得快。补贴让更多优质节能灯走进了百姓家庭,生产企业也从补贴中尝到了甜头。
  “通过财政补贴来支持高效照明产品的推广是个有效的方式。”有企业表示,“不过,补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靠老百姓节能意识的提高。从长远来看,应该运用一些市场机制来调节,比如价格杠杆。”
  3)回收:不可能一蹴而就
  相对于积极推广而言,对节能灯回收环节的重视来得要晚一些。一只普通节能灯实际含汞量平均约5毫克,看似微乎其微,可一旦随意丢弃,将会对环境造成不小的威胁。“节能不环保”显然不是这个低碳时代所能接受的。在传媒发达的今天,增进大众对类似环保知识的了解并非难事。但建立完整的回收体系、注入回收动力却不容易。
  事实上,今年政府就国家高效照明产品补贴推广项目进行招标时,不仅对汞含量做了明确规定,还特别把废旧灯管的回收比例、有无回收设备及企业是否通过清洁生产评审列入标书的要求,显示出政府对节能灯的汞污染情况已经开始重视。
  对随意丢弃节能灯的行为进行处罚可能不太现实,就像试图用罚款来改变随地吐痰和乱闯人行道现象一样有不小的实施难度。有偿回收也许会收效显著,但更多的是起到带动作用,毕竟诺大的财政补贴可能不会是长久之计。据了解,节能灯生产企业正在研发更低汞含量的节能灯,使其“节能更环保”。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